余姚-杂谈-文学时评-文娱 -体育 -视点-房产-财经-商业 -生活 -时尚 -教育 -旅游 -企业 -百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余姚 >> 正文

政协常委会热议收入分配

2020/1/11 20:48:42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

“加强社会建设、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,促进就业和构建和谐劳动关系,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,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、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……”不久前闭幕的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释放了收入分配的新信号。

  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,社会财富的蛋糕不断做大,而分好蛋糕却更需要智慧和勇气。在22日此间举行的全国政协常委会上,体现社会公平的收入分配问题引起热议,大家纷纷对“十二五”期间调节收入分配献计献策。

  分配不公、收入差距过大必须有效缓解

  改革开放30多年,我国经济高速发展,尤其是近10年来,我国居民收入大幅增长,先富群体快速扩大,为先富帮后富、实现同富裕奠定了基础。

  有专家表示,现在以收入分配中表现的公平正义遇到了严峻的挑战:居民的收入差距、东西部地区的发展差距和城乡之间的差距日益增大,反映财富分配状况的基尼系数超过警戒线……

  全国政协委员任启兴提出,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分配明显不公、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的严重问题。收入分配不公带来了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,更敲响了社会安定的警钟。

  任启兴认为,调节收入分配是一场利益关系的深刻调整和变革,涉及财政、教育、就业、社会保障、医疗卫生体制等多方面,必须统筹各方面的利益诉求,稳步推进,有效解决。

  收入分配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。任启兴表示,“十二五”期间,必须以攻坚克难的精神多管齐下、多策并举,形成科学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和规范的收入分配秩序,才能缓解收入差距过大的趋势。

  应重点提高产业工人、农民收入水平

  保障和改善民生,促进社会公平正义,推动形成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,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,加快调整收入分配结构,大力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。

  郑兰荪常委代表民盟中央发言时指出,调节收入分配应当以结构性调整为核心,以构建橄榄型社会为目标,加快实施社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。

  郑兰荪说,“‘十二五\\’期间要以提高产业工人、农业从业人员的收入水平为重点,提升国民整体性富裕程度。”“橄榄型”社会的成型,关键在于提升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,主要提高工人、农民的富裕程度。

  代表全国工商联发言的卢志强常委也提出,“十二五”期间要加快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提高中小企业普通职工的收入水平。大量中小企业普通职工的工资一般都在最低工资标准附近徘徊。

  卢志强分析了制约中小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的主要原因:一是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。二是中小企业负担依然较重、工资制度尚不完善。三是经营管理境况不佳,普遍竞争压力大、抗风险能力弱、生存周期短、利润空间低。四是工会商会建设滞后。

  改革需要魄力。卢志强提出建议,通过完善制度保障提薪,分区域、按行业建立最低工资指导线制度,普遍建立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机制;通过企业转型升级带动提薪;通过扩大就业拉动提薪,降低创业门槛,探索建立创业风险补偿机制;通过减税清费支持提薪,适当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,进一步清理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,切实减轻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的负担。

  社会保障是“收入分配的调节器”、“社会发展的稳定器”。“近年来,国家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。‘十二五\\’期间还应该着力改善农村民生。”陈锡文委员代表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发言时说,目前,发展农村公共文化、促进农村义务教育、加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、实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等重要制度都已经建设起来,“十二五”期间要在完善体制、提高标准、推动公共资源配置均等化等方面加大力度,逐步实现这些方面的公共服务城乡一体化。

  陈锡文还提出,要加快推进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试点工作,尽力而为、量力而行地扩大覆盖面,尽快实现广大农民老有所养的期盼,为逐步形成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发展新格局打下基础。

  “调高”不是简单的“劫富济贫”

  一个国家的发展,公正和效率是永恒的主题。激发社会的创造力,才能提高国家发展的活力。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,才能使国家保持和谐稳定的发展。分配公平正是维护社会公正的题中应有之义。

  对于收入分配的“高低调节”,任启兴委员认为,对于通过合法经营先富起来的高收入者,在对其合法收入依法予以保护的同时,必须进行必要的调节。

  任启兴表示,“调高”不是简单的“抽肥补瘦”、“劫富济贫”,更不是“均贫富”。而是要通过税收等手段,使高收入群体的一部分财富交给国家,用于二次分配,推进分配公平。

  对于调节过高收入
相关阅读:
贵阳一均售后电话 http://147531.shop.52bjw.cn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