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姚-杂谈-文学时评-文娱 -体育 -视点-房产-财经-商业 -生活 -时尚 -教育 -旅游 -企业 -百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企业 >> 正文

房子像红蓝积木一样定格在记忆里 陈寨后会无期

2020/3/26 1:44:23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

  □记者刘江浩梁新翠丁倩文 平伟

  阅读提示|该来的迟早要来。陈寨拆迁,这次终于付诸行动。本来按照计划,8月20日之前搬空房屋,8月21日起实施房屋拆迁。但拆迁计划未能如期完成。目前,大部分租户已经开始“逃离”,部分村民仍在“留守”。无论对于村民还是郑漂,陈寨都难说再见。

  探访

  大部分房屋已搬空

  陈寨被称为小香港,小商贩的叫卖声、超市门前聒噪的音乐,少男少女们放肆的笑声……如今,这些都已经销声匿迹。陈寨如今是“满目疮痍”。

  陈寨临街的店面大都已关门。头顶密密麻麻的电线,却垂得更低。

  由于大部分租户已搬离,所以,近几日,搬家车辆已经不多见。一位开三轮搬家的师傅告诉记者,半月前生意最火爆的时候,一天能挣200多块,这两天生意少了。

  昨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,陈寨茶城东门附近传来爆炸声,“变压器着火了”,一名未撤走的村民边走边

  喊。“反正要走了,让它随便着吧。”

  随后,两台消防车顺利开进来,火苗被扑灭了。村民纷纷议论,这可能是陈寨最后出现的消防车了吧,这个消防员眼中的“老大难”,终于要说再见了。

  金水区丰庆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说,房屋搬空之后,将开始拆迁,何时搬空?不好预计。目前,大部分租户已经搬离,不到一半村民还在“坚守”。该人士说,800户左右村民,大都已经签过拆迁补偿协议,只剩不足一百户没有签。

  撤离

  TA或伤心、或迷茫、或憧憬

  人物A:老赵,都市村庄生活20

  余年之久,习惯称自己为农民。2010年房子建成时,他往自家屋顶运了几吨土,开辟了一个小菜园,种的有石榴、辣椒、小葱、大蒜、上海青等,菜园的那头还有一座搭好的鸡舍。以前,家里养了10只母鸡,每天收10个鸡蛋,一家10口人,一人一个。如今,屋顶一串串红透了的辣椒,老赵却无心采摘。三棵石榴树上都已经结出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实,但是今年,它们却注定不能等到成熟、不能被主人收获了。

  人物B:在寥寥几个搬家者中间,记者留意到一对父子。他们姓沈,父亲在张家村经营一家小饭馆,儿子在新密老家上学,利用暑假的机会来陈寨探望许久未见的父亲。曾经,他们在新密刘寨经营一家早

  餐店,随着刘寨的拆迁,父亲加入了“郑漂”大军,在陈寨一住就是6年,一室一厅的房子,每月租金600块。“在张家村的店面有15平方米,每年租金20000块,这么便宜的店面在郑州恐怕再也找不到了吧。”老沈边搬东西边感慨。

  人物C:临近中午,在陈寨拾荒的李阿姨把煤气罐搬到室外,搭起了一个简易的锅台。她熟练地点火,炒肉片、炒土豆丝、蒸米饭,饭菜的香味飘出去很远。

  据李阿姨说,他们一家7口在陈寨住了6年多,儿子和儿媳已将新房租在海洋馆附近的小区,打算今天下午就搬走。临走前,李阿姨特意召集全家来这里吃最后一顿午饭,纪念在这里度过的岁月,也庆祝乔迁之喜。

  视角

  俯瞰陈寨,全是红、蓝色屋顶

  大河报航拍机拍到的画面显示,从空中看陈寨,反而很整齐,楼房栉比鳞次,大部分楼房房顶,全部是蓝色或红色的彩钢瓦,这是为何呢?

  金水区丰庆路街道办事处相关人士解释称,在都市村庄拆迁前,村民为了争取更多的补偿款,房屋加建现象很常见。去年,陈寨村民纷纷在自家屋顶搭建临时彩钢瓦板房。然而,丰庆路街道办事处人士说,这些彩钢瓦建筑,在计算赔偿面积时并不算数。
相关阅读:
論文指導 http://www.kansh.com.tw